首 页1my.cn关于我们1my.cn公司新闻1my.cn图书策划1my.cn作者介绍1my.cn全部书目1my.cn编读互动
联系方式
电话:010-5840.8356
电话:010-5840.8358
传真:010-6526.5919
E-mail:ao1934@126.com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干面胡同51号世界知识出版社A座106/108室
邮编:100010
 
公司新闻
世知社社长马凤春将《大明王..
党员楷模高社长
愿高树茂社长,一路走好!
心香一瓣祭故人
怀念好人高树茂大使
江南书院师资教学中心“第三..
一个女大学生眼中的“女德班..
世知社致尊敬的诸位同仁
淘宝店“世知东方文化”开通..
读刘冰先生新著《行为世范做..
友情链接
世知东方文化淘宝店
南京诚敬儒文化
马来西亚中华文化教育..
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..
北京四海书院
愿高树茂社长,一路走好!
[ 作者: 吴超营 ]

(纪念高社长去世系列文章之三)

 

作者:吴超莹(世知社同仁,后回外交部工作) 

“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。为人民利益而死,就比泰山还重”,这篇著名的老三篇《为人民服务》是毛泽东为纪念张思德而作的。以前我总认为只有完美无缺的人、或是被报纸电台轰轰烈烈宣传的人,才配得上这样的美誉。当我走过了人生大半路程并再读这篇著名的《为人民服务》时,我看到了毛泽东强调的是:只要是真心为人民利益服务的人,不管什么级别、党派、职业,都配得上这样的美誉。在我们周围就有这样一个人,也配得上这样的美誉,他就是中国驻蒙古前大使、世界知识出版社前社长——高树茂。

 

827 日上午,高社长因肝癌医治无效去世了。他离世的消息在世知社群、“蒙古圈”群以冲击波的速度辐射,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大家悲恸不已。说突然是因为他才69岁还远不到中国人的平均寿命(74岁),退休才几年还未好好安享天年;说突然还因为他即使重病在身,见到外人依然笑逐颜开,时时发出有极高辨识度爽朗笑声,看不出病入膏肓、绝望忧愁的样子。他永远向别人展示自己健康、美好的一面。

 

高社长重病住院,从不愿告诉我们,甚至还刻意隐瞒,不让我们去医院探望,即使没有人照顾,他也不言语,他不愿意因为自己麻烦别人,甚至也不让自己的女儿花过多时间看护自己,总要女儿快点回家照顾外孙女。在世知社老同志得知他住院消息派代表硬闯他家、硬闯医院,带去大家的问候卡片和捐款时(注:该捐款在高社长临终时嘱托女儿予以退回),他流泪了,终于留下了生前最后一张依然带着微笑的照片。没有想到这个微笑几天之后只能永远定格在那瞬间了。

 

高社长从不拿自己的私事麻烦别人是一以贯之的。2007年他到世知社来当社长期间,从没有琢磨过自己有没有奖金,讲课费、演讲费非要全部上缴,别人送他的礼品,他全部用来给大家出外联系业务使用。从没有听说过他有任何贪小便宜的行为,唯一“贪”的就是中午要多吃一两个馒头,而这点“小财”还保不住,常常遭到大家“抗议”,为了他的健康,大家都坚决批评他。那时还没有什么八项规定,而他的行为却完全按照八项规定来做的。

 

高树茂来世知社接任社长一职,就是来接不是烫手、完全是要烫伤的山芋。当时互联网迅猛发展,纸媒不断萎缩,市场的突然转型,出版社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艰难挣扎。出版社效益下滑,关键是那时每个月还要承担30多万元老同志退休费和医药费(改制后由社会养老保险承担了),这些费用完全要靠编辑挣的利润里支付。就在这时候,老高临危受命来出版社当船长,他集掌舵、救生员、伙夫等等于一身,需要扮演什么角,就上什么角,尽心尽力,唯恐没干好。

 

出版行业有极强的专业性,又有极强的市场性。老高曾经是驻蒙古大使,坐惯了一言九鼎的宝座。来到世知社,那最高宝座就是一把普通椅子,如果不懂专业瞎发命令、搞不到好选题、玩不转市场,就算是社长的话底下人照样不听,指挥就不灵。于是他首先学习出版业务,不辞辛劳跑图书市场,见编辑、见作者、见书商,自己搞起了调研,特别是在市场开拓方面有了自己的想法。他越来越专业的命令,让大家开始佩服。

 

有一次高社长告诉我们,他在蒙古当大使期间,当地很多大国企、小私企都围着他、求着他,个个豪言壮语表示要帮他忙。他到出版社后去求这些企业能否给出版社一些投资、开拓新的业务,这些企业纷纷躲起来了,原先说好的投资基本都没有兑现,他的规划无法实现,满心的希望落了空。他自嘲地说:“我现在不当大使,跑断腿求他们也不灵啦。”他常常拿这事来教育我们,有权力的时候求你、媚你的人门庭若市,一旦没有权力,立马门庭冷落鞍马稀。权力是国家、组织赋予你的,权力带来的利益不是你自己挣的,拿不得。但他马上话锋一转,“有个利你们能挣的,赶紧去干活跑选题挣奖金吧。靠劳动挣钱。”

  

高社长常找我们编辑谈出版谈选题。记得有一次我在他办公室谈选题规划,我讲得眉飞色舞,他也听得兴致盎然,俨然一副“你讲得很符合朕的心意”得意样。突然,他站起来说,“你可以当社长了,我们换一换,你坐我这个位子上说。”他用这样幽默的方法鼓励年轻编辑大胆想大胆干,最重要的是,他要我们想问题要从全局考虑,不能只考虑自己小部门的利益。位子不同,自然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。他用这样的方法来说服我们,作为社长,为什么有些事他能批,有些事他不能批。他把权力的名分看得很淡,而把权力的责任看得很重。

 

高社长唯一的贪就是“贪吃”,最爱贪食堂那点饭菜。不是业务应酬,他一概不去。同事之间拉拉扯扯的饭局,他一概不参加。他最爱在出版社食堂吃饭。出版社午餐没有很多补贴,一荤二素一汤,也不能自己想要多少就盛多少。高社长总能得到食堂师傅特殊优待,有时他盘子里会肉多一点,米饭常常打个小尖,被我们发现必重重“批斗”或者“嫉妒”一番。食堂里有大圆桌,大家打了饭后围坐在一起,不分职务高低,先到先占。等高社长落座后,中午的“喜剧”、“活报剧”就正式开场了。

 

高社长常常主侃,其他同事充各种角色,有敲边鼓的,有架秧子起哄的,有时不时射“冷箭”和“挖坑”的,笑声此起彼伏,热闹非凡,有时我笑得岔气吃不了饭,高社长那招牌式的爽朗的笑声永远是主旋律。在这个饭桌上,高社长的家事在起哄中被抖落出来,他有多少房产、多少存款也经不起我们“引诱”交待出来,甚至那些他的前尘往事也被我们用“假惺惺”的渴望的眼神,或欢喜或悲伤或幽默全道出来。不需要纪委审查,他就全透明了。

 

在这饭桌上,他也彻底地把我们每一个编辑审视了一个透。我们的品行、性格、喜好都没躲过他圆圆的大“法眼”。出版社的方针政策、选题规划、市场行情等等与业务有关的事情,都会摆在饭桌上公开讨论,有时还会有争得面红耳赤局面,他在边上“狡猾地”听着,所有的事情了然于心。他有时一边啃着馒头,一边下指示,“赶紧去办,明儿我要问罪”。出版社改制工作异常艰难,在最难处理的事情上,他常常通过“饭桌公关”,做大家的思想工作,安抚情绪,化解矛盾,想尽办法让大家接受。同时,他也及时了解情况,和大家商量对策,争取出版社的利益最大化。

 

党中央特别制定了八项规定要求党员干部管好自己的“嘴”,全因饭桌上滋生的腐败触目惊心,成了利益的“交易台”。而老世知人,对食堂里那张大圆桌充满无限的怀念,那张桌子成了高社长联系大家的“互动台”,他的人品操守、他的简朴的生活作风、他对下属的真情实感,全部晾晒在桌面上,一览无余。对老世知人来说,那张桌子滋生的是温暖和快乐,滋生的是在艰难中团结一心、玉汝于成的精神,滋生的是一个领导干部堪为师表的人格魅力。

 

老子说:“圣人无常心,以百姓心为心”。这个“圣人”不是指十全十美像神一样的人,而是指有“道”之人,一个好的统治者。高社长不是十全十美的人,但他行事有道,做人守德,视责如己,礼贤下士,这样一个为人民利益服务的人,难道配不上拥有和张思德一样的美誉吗?

 

有些人死了,墓碑上刻着金灿灿的“永垂不朽”;有些人生前烧香拜佛、求仙指路,希望死后能升入天堂,每个人都有选择如何做的权利。这些人有没有升入天堂,我不得而知,但我们相信高社长一定会升入天堂的,因为我们很多很多的人愿意用心搭成天梯,送他进入天堂!

 

高社长,愿您一路走好!但我们的梯子一直给您架着,什么时候您想念我们了,就请回来!

 

 

附:

《为人民服务》   毛泽东(194498日)

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、新四军,是革命的队伍。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,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。张思德⑴同志就是我们这个队伍中的一个同志。

人总是要死的,但死的意义有不同。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:“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。”为人民利益而死,就比泰山还重;替法西斯卖力,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,就比鸿毛还轻。张思德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,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。

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,所以,我们如果有缺点,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。不管是什么人,谁向我们指出都行。只要你说得对,我们就改正。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,我们就照你的办。“精兵简政”这一条意见,就是党外人士李鼎铭先生提出来的;他提得好,对人民有好处,我们就采用了。只要我们为人民的利益坚持好的,为人民的利益改正错的,我们这个队伍就一定会兴旺起来。

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,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,走到一起来了。我们还要和全国大多数人民走这一条路。我们今天已经领导着有九千一百万人口的根据地,但是还不够,还要更大些,才能取得全民族的解放。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,要看到成绩,要看到光明,要提高我们的勇气。中国人民正在受难,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,我们要努力奋斗。要奋斗就会有牺牲,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。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,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,我们为人民而死,就是死得其所。不过,我们应当尽量地减少那些不必要的牺牲。我们的干部要关心每一个战士,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,互相爱护,互相帮助。

今后我们的队伍里,不管死了谁,不管是炊事员,是战士,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的,我们都要给他送葬,开追悼会。这要成为一个制度。这个方法也要介绍到老百姓那里去。村上的人死了,开个追悼会。用这样的方法,寄托我们的哀思,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。

上一个: 心香一瓣祭故人
下一个: 党员楷模高社长
  网友评论: (只显示最新10条.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 与本站立场无关!)
    没有任何评论
公司介绍 | 帐户信息 | 招聘信息 | 员工入口 | 企业邮箱 版权所有:北京世知东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14485号 &bnsp;  技术支持:一脉网络
电话:010-5840.8356 电话:010-5840.8358 传真:010-6526.5919 E-mail:ao1934@126.com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干面胡同51号世界知识出版社A座106、108室 邮编:1000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