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1my.cn关于我们1my.cn公司新闻1my.cn图书策划1my.cn作者介绍1my.cn全部书目1my.cn编读互动
联系方式
电话:010-5840.8356
电话:010-5840.8358
传真:010-6526.5919
E-mail:ao1934@126.com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干面胡同51号世界知识出版社A座106/108室
邮编:100010
 
公司新闻
世知社社长马凤春将《大明王..
党员楷模高社长
愿高树茂社长,一路走好!
心香一瓣祭故人
怀念好人高树茂大使
江南书院师资教学中心“第三..
一个女大学生眼中的“女德班..
世知社致尊敬的诸位同仁
淘宝店“世知东方文化”开通..
读刘冰先生新著《行为世范做..
友情链接
世知东方文化淘宝店
南京诚敬儒文化
马来西亚中华文化教育..
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..
北京四海书院
怀念好人高树茂大使
[ 作者: 胡孝文 ]

(纪念高社长去世系列文章之二)

作者 胡孝文(原世知社1934工作室主任)      

    2016827日上午九点五十分,我所敬爱的老高,高树茂大使,走了。

    当初,时代华语的朋友告诉我这个噩耗时,已是晚十点时分,我正从外面回来。如同遭受一记闷棍,懵在原地呆立了好久。一周前,《南方周末》的朋友请我找一位熟悉蒙古的专家,我还推荐了老高。大约三周之前,我在单位还电话他,说巡视组到了出版社,某些人对他的不公评价到时会有说法。他当时说在外地(估计可能在医院,为了不让我们去看他。最后的时光还怕麻烦别人!这个老高!),还笑着说是例行巡查,与他的事情无关。

    得知他患病是在一年前,我曾经电话中问他病情,他好像当初并不愿别人知道,直说还没确诊。但人很乐观,说人到最后都这样,没什么。后来聚会时,看到他形容消瘦,我们很是关切。他说,自己患癌有家族遗传,妻子过世后,早已对生死看的很淡了。 

老高来出版社时,我还在杂志工作。在某种意义上,我们的“相识”是在食堂的饭桌上。当时,因为喜欢阅读并愿意和作者交流,杂志主编徐波让我主持一页纸的读书栏目。在与各大出版社交流的过程中,我渐次对图书有了一定了解。因此,饭桌上每谈起图书出版时,我也总喜欢谈谈近期向编辑“索书”的乐事,兼及介绍一些书的看点和作者情况。当时,我和英语沙龙的老刘(其实我与他当时并不认识)总在一个饭桌,他可能觉得我对图书还有点灵气,就向高社举荐,调我去图书编辑部。这一切我都蒙在鼓里。直到2007年底,被提为副社长的老刘找我谈话,说高社希望我去图书,问问我的想法。我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有点懵,没有一点准备,但经过慎重考虑,也认为在杂志服务六年之后需要变化,就应承下来,这就是1934工作室的由来。

据说,高社是在结束蒙古大使任期时接受新的任命的。当时,出版社经营状况非常糟糕。离退休职工多,开支大,而出版社出书以补贴图书居多,效益微薄。希望在市场图书上有所开拓,这是高社的心思。但是这需要资金投入,钱从何来?当初五矿集团答应的200万元没有兑现,用出版社的活命钱去做市场书,领导层的分歧很大。出版社人员交流很少,恐怕有些领导连我是谁都弄不清楚。即便如此,高社还是将1934试验田运营了起来。

工作室人手少,人员经验不足,有些事情,高社是亲历亲为的。《香巴拉的迷途: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人和事》是2008年工作室策划的选题,并由社科院知名学者撰写,当时正值奥运前夕,达赖到处滋扰生事,制造麻烦。应该说,此时出版他的书恰逢其时。但是书稿写出后,批判色彩浓厚。长期国外工作的老高,有感于外宣工作的被动,认为此书如果平实客观地表达,将会取信于国外民众,为外宣工作加分,为此,他几次督促我们找作者商量修改,并亲自与刘社一起到国新办和统战部征询此事,最后几易稿件,才推出了国内版。正如老高预期,本书出版后,擅长运作外宣的五洲传播出版社找到我和作者,授权他们向外推出了英文、法文、德文和西班牙文等多语种图书。

其实,运作市场图书,高社也未尝不是和自己原有的观念作抗争。因为职业原因,谨慎谨慎再谨慎,是所有外事工作者的特点。但是高社懂得权衡。记得在编辑武汉大学刘道玉校长的传记时,当初高社还担心某些观点的导向问题,认为外交部的出版社为什么要对当前的教育问题发声呢,而且矛头直指教育体制,合适吗。我认为作者名气很大,所议论的均是当前我国教育界亟待解决的问题,也是回答“钱学森之问”的最好诠释。在我几次陈述后,他依然从头至尾将书稿看了一遍,并做了圈点,最后放行,说让社会与市场来验证我的判断。直到图书出版,一些权威媒体作出连载与叫好声后,老高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,并笑着说,“还是你小子能耐。”高兴之情,溢于言表。

高社祖籍山东莱阳,东北长大。北大东语系毕业后进入外交领域,对印度文化与藏传佛教有较深研究,曾经写过达赖五世的剧本和一些印度文化的文章。尽管官至驻蒙大使,但与他接触的人仍被他低调儒雅、爽朗豁达的性格所吸引。他要是上楼,我们准能从楼道中听到他主动问候员工的声音。跟他聊天,那双浓眉大眼总透着慈祥,给人以安慰和踏实。作为属下,我是与他交流接触较多的一位,深深感受到他体恤属下、名利淡泊、原则分明的个性品质。

1934工作室是在一无资金二无人员的基础上创建的。高社深感我的压力,总是在快下班之际找我谈话,既指出我充满理想、富有激情的长处,又指出我身上急躁冒进的缺点,希望我顶住压力,不要理会身边的闲言碎语,踏实工作,尽早推出产品。说实话,要不是他和刘社多次安慰,使我深感不能辜负所托。其实,一走了之的心,当时也是有的。

高社极富人情味。有件事过去多年,但一想起来,仍令我感动不已。我手下有一年轻编辑,其父久病在床。一天,当她电话中哭着告诉我老父亲病逝的噩耗后,没见过什么阵势的我慌忙将此事向高社作了汇报。我的心思是社里应该派人和我前往哀悼,但高社并没有通知人事,而是径直问明告别时间和地点,并表示亲自前往凭吊。

试问,当世社长,几人能够?!

    高社持节外交40年,经历丰富,曾有替钱其琛外长支开记者围堵等外事传奇,但为人低调谦和,不计名利。2010年十月,我的母校要举办一次大使进校园活动,希望高社来讲述自己的外交生涯与中蒙关系。当我提出邀请时,他颇为犹豫,说自己的经历没什么可讲,倒是蒙古的外交政策值得一说。因此,遂将演讲定为“中蒙关系的历史、现在和未来”。记得那天礼堂里座无虚席,演讲在一曲悠扬的蒙古舞中开场。高社显然有备而来,中蒙交往中的故事不断。演讲时常被掌声打断,气氛非常活跃。演讲结束时,主办方当场约定还要给附属中学再讲一次,并支付了一定的讲课费用。然而,就是这些劳动所得,高社认为是职务行为,坚持上交到了出版社。

高社服务出版社期间,坚持从外交部拿工资,出版社的利益分文不取。自然,这种做法有待商榷。但是,凭我在出版社13年的有限观察,我所经历的王成家、张宏喜、高树茂三任社长大使都是不与员工争利的杰出典范。他们尽管囿于体制的束缚,处事风格不同,治理成效不一,但没有人能挑出他们人格上的缺陷。他们的工作,用殚精竭虑、呕心沥血来形容,并不为过。出版社好多人仍然记得王成家大使伏在桌面上一张张翻看名片,为编辑寻找出版资源的模样;张宏喜大使频繁到外交部争取出版社利益的身影。

面临转企改制的高树茂大使呢,一方面要安抚出版社员工的激动情绪,另一方面还要为保全出版社利益而绞尽脑汁。甚至为了一点好处,他都不得不与相关单位进行无休止的谈判。要知道,他有严重的高血压和糖料病,更要命的是,孩子在国外,深爱着的妻子又患有严重的血液病,急需照料。责任之重,压力之大,外人难以想像。他就是这样一个舍小家顾大家、尽职尽责的“好人”,不愿出版社员工委屈而宁愿自己负累的好领导。但即便这样,好人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。某些人对他的努力不屑一顾,并出以轻慢之语,实在令人愤懑不平。

 

是非自有曲直,公道自在人心。你的员工将永远铭记你的好。安息吧,我们的高社。

上一个: 江南书院师资教学中心“第三期六和师资学习班”办班通告
下一个: 心香一瓣祭故人
  网友评论: (只显示最新10条.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 与本站立场无关!)
    没有任何评论
公司介绍 | 帐户信息 | 招聘信息 | 员工入口 | 企业邮箱 版权所有:北京世知东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14485号 &bnsp;  技术支持:一脉网络
电话:010-5840.8356 电话:010-5840.8358 传真:010-6526.5919 E-mail:ao1934@126.com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干面胡同51号世界知识出版社A座106、108室 邮编:100010